首页 财经 资讯 社会 教育 娱乐 股市 房产 汽车 图片 旅游 金融 国际
您的位置:首页 >教育 >

国际科技创新枢纽如何改变珠三角

2017-01-09 14:42:58 来源:

摘要:  高交会上的人气产品——物联网充电桩。南方日报记者鲁力摄  主题报告  我将把更多项目带到广州。瑞典皇家科学院和瑞典皇家工程院两

  高交会上的人气产品——物联网充电桩。南方日报记者鲁力摄

  主题报告

  “我将把更多项目带到广州。”瑞典皇家科学院和瑞典皇家工程院两院院士、曾任诺贝尔奖物理评奖委员会主席的苏尼·斯万贝里说。

  他刚刚在广州参加了由中国科学院广州生物与健康研究院及德国最大科研学术组织——马克斯普朗克学会共同组建的再生生物医学联合研究中心成立仪式。第二天,他又和其他20余院士级别的外籍高端人才参加了广州的海交会。

  苏尼·斯万贝里等外国专家的到访,海交会火热召开,这一系列布局的背后,广州国际科技创新枢纽的建设正在如火如荼展开。

  国家发改委提出,2017年拟启动珠三角湾区等城市群的规划编制。华南城市研究会副会长孙不熟发现,珠三角从“地区”变“湾区”,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是内涵更丰富,“湾区”更开放、更突出海洋特征。珠三角湾区未来可能会承担更多的国际化职能,与东京湾区、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等世界一流湾区经济带正面竞争。

  在珠三角湾区城市群建设的过程中,国际科技创新枢纽的崛起将为珠三角带来什么?又将改变什么?

  ●南方日报记者 黄少宏 朱伟良 余秋亮 陈景收

  枢纽升级

  国际会议背后的布局

  兰玉彬给首届海交会带来了一个好消息——最近他刚刚完成一个拥有40多名研究人员的跨学科团队的组建工作,将从事精准农业航空、航空施药技术和航空遥感技术开发与应用研究,将带来更具想象力的无人机产品。

  两年前,从美国归来的兰玉彬首次参加中国留学归国人员广州科技交流会(简称“留交会”),被华南农业大学“相中”,并作为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引进。

  从1998年创办以来,留交会吸引了3万多名海外人才、近2万个项目参会。

  今年,留交会首次升级为“海交会”,定位更加国际范,受到更多海外人才垂青。

  广交会让广州成为了资金、商品交易的中心。而现在,留交会让广州成为对接全球创新人才的中心。

  国际城市创新奖、国际创新大会、国际创新节、小蛮腰科技大会以及刚刚落下帷幕的海交会……12月,几乎是广州的“创新月”。在过去不到一个月时间内,5场国际性盛会密集“登陆”广州,广受瞩目。

  以小蛮腰科技大会为例,这场原名为安卓全球开发者的大会,由美国国际数据集团(IDG)主办,原在珠三角另一座龙头城市——深圳举办,今年移师广州,并首次升级为全球移动开发者大会暨互联网高层论坛。此次论坛带来了全球科技创新、创业以及资本等领域的大腕,IDG全球常务副总裁、IDG资本创始合伙人熊晓鸽,富士康科技集团董事长郭台铭,赛富投资基金首席合伙人阎焱等精英悉数登场。两天之内,连续13个论坛场场爆满。

  “广州将是科技创新引领风骚之地。”最近频频到访珠三角的郭台铭直言,他将更多投资广州的高科技公司。同样表达投资意愿的还有熊晓鸽。他表示,IDG资本有专门的团队在广州寻找项目。

  事实上,广为流传的IDG资本“相中”中国互联网“BAT”中的两大巨头故事,就发生在珠三角科技创新的核心城市——广州、深圳。

  在广州举办的第二届留交会上,从美国归国创业的李彦宏,邂逅了IDG资本的杨飞,造就“百度神话”。

  今年,深圳“高交会”已经进入了第18个年头,孕育了一大批科技界的“明星企业”。刚刚创办腾讯一年的马化腾就是在首届高交会上获得了第一笔风险投资,“伯乐”同样是IDG资本。

  放眼全国,世界互联网大会、中国“互联网 ”峰会等国际国内顶级科技创新盛会也分别在长三角、京津冀两大城市群崛起。

  在知识经济逐渐成为主角的21世纪,知识与信息交互水平是观察城市群之间竞争、合作的一项关键指标。

  对于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城市群而言,举办各类国际性的高端会议或活动,就是要让全球的“最强大脑”把顶尖思想和前沿信息带过来。

  作为珠三角“1 1 7”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的龙头,广州、深圳先行一步,集聚全球高端要素资源。

  去年在广州举行的第三届广州核酸国际论坛,3名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得主——Jack W.Szostak博士、CraigC.Mello博士、Thomas A.Steitz博士被请进了会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副总裁朱民来广州参加商业圆桌会议,带来中国创新“垂直超车”论。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施瓦布带来了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前沿思想。

  以色列科技创业之父尤西·瓦尔迪“牵手”广州共办国际创新节,吸引了来自以色列、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新加坡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以及国内近1000名企业创始人、创客、投资者、企业家和品牌高管参与。

  素有“经济联合国”之称的《财富》全球论坛,则将给珠三角带来全球各地的CEO、商界领袖以及政界、学界代表。

  从吸引人才到珠三角“开会”到吸引人才扎根珠三角创新创业,珠三角融入全球创新网络,创新枢纽的作用再进一步彰显。

  以《财富》全球论坛为代表的高端国际会议,又让珠三角成为信息与知识交互的中心。

  在信息与知识的全球化时代,这是新的城市群竞争力。

  到珠三角去

  思科、苹果们的中国故事

  今年4月,美国思科公司落子广州。从世界著名的旧金山湾区到即将崛起的珠三角湾区,思科将带来什么?在思科与广州的合作蓝图中,未来思科智慧城项目集产、学、研、商、居于一体,是中国首个以智能制造云产业为核心、年产值规模超千亿元、全球领先的智慧城。思科将携手其战略合作伙伴,利用云计算、大数据、智能制造等技术创新,形成以思科为中心的产业创新集聚区。

  同样看中珠三角湾区的还有美国苹果公司。今年10月,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宣布,将在深圳建设中国第二个研发中心。

  当前,一个新的趋势正在形成——在世界500强企业或其他跨国龙头企业的战略版图中,珠三角正从过去的生产制造基地逐步变身为研发创新中心。

  事实上,早在苹果之前,IBM、甲骨文、三星、西门子等超过30家世界500强企业已先后在深圳设立研发中心。老牌世界500强企业爱立信也在广州布局了两个研发中心,拥有近500人的研发团队。新近扩大在珠三角布局的思科公司,也计划在广州设立中国创新中心总部。

  今年初,苏黎世保险集团拿下了筹建广东分公司的“准生证”,对于这家瑞士“百年老店”、《财富》世界500强“常客”来说,这是其在京津冀、长三角两大城市群核心北京、上海落子之后,在珠三角城市群核心区的关键布局。“可以说,是广州开放创新的特质吸引了我们。”苏黎世保险中国首席执行官于璐巍直言。

  作为珠三角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1 1 7”格局中的龙头,广州开放创新环境广受瞩目。过去6年,广州五夺福布斯“中国大陆最佳商业城市”排行榜第一名。今年5月,国际权威科学杂志《自然》刊文称:“广州正从贸易枢纽变身创新热土”。

  以广深为龙头的珠三角,正成为引领全省乃至全国发展的国际科技创新枢纽。

  枢纽效应

  创新枢纽如何分发“智慧”

  在“牵手”广州半年之后,思科公司于今年11月将合作范围扩大至惠州,准备建设惠州潼湖科学城项目。“希望在广州做一个智慧城市的样本,进而延伸到珠三角及其他华南城市。”思科大中华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仕炜直言。

  思科落户广州的同时,还带来了10家战略合作企业。这些“伙伴”主要集中在信息系统集成、智慧城市、智慧医疗等领域,正是广州乃至珠三角正在大力引导的新兴产业。

  思科以广州作为战略支点,将合作对象从广州扩展至广东省。与此对应的是,作为华南地区的“最强大脑”,集聚了79所大学、141家研发机构、19家国家重点实验室、近百万在校大学生的广州正通过四通八达的大交通网络体系,源源不断向珠三角乃输出智慧、技术和信息。

  上月底,广州大学城卫星城在佛山市顺德区启动建设。

  广州大学城卫星城建设启动仪式结束后,美的集团中央研究院“晒家底”向广州重金揽才。目前,美的集团中央研究院与华南理工大学在材料技术方面已有多个项目开展合作,计划今年12月挂牌联合实验室。

  目前,仅在佛山市顺德区,便已有中山大学—卡内基梅隆大学国际联合研究院、顺德中山大学太阳能研究院、华南智能机器人创新研究院、华南农业大学顺德现代农业总部经济研究院联合创新项目。

  由于与中山大学合作的缘故,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终身教授黄亚生频频到访广州,“从创新技术的研发到创新产品的出现需要强大的产业链配合,因此我们把目光投向了珠三角。”

  在珠三角寻求产学研合作的黄亚生认为,“1.0版”卫星城主要承载人口疏解、产业分工、服务支撑等功能,“2.0版”卫星城则以创新集聚、知识流动为纽带。广州既背靠强大珠三角制造,又有全球前沿的科技汇聚,未来,广州要成为连接国际先进技术到产品的重要舞台。

  眼下,一批以光启、华为云计算综合体为主导的创新龙头项目正在火热洽谈落户广州。

  “广州实际上是各产业集群的技术极。这个‘极’是极点的意思,极点有比较强大的磁场和吸附力。”国家发改委外经办中以高技术合作机制负责人彭健博士认为,通过广州的创新枢纽分发功能,可以为珠三角的产业集群带来持续不断的智慧、信息和技术,让集群更具竞争力。

  ■专家声音

  暨南大学教授胡刚:

  珠三角湾区将迸发更强科技创新能量

  12月上旬,持续一周的广州国际创新节,成为广州科技企业的“年会”。

  不少专家、创新大咖人物广州打造国际科技创新枢纽已经渐入佳境。

  新加坡SGInnovat公司的创始总裁史蒂夫·莱昂内多说,他原本以为许多前沿技术由西方或者硅谷引领,在进行几个月的调研后发现,原来很多有意思的广州初创公司,在前沿技术领域也是引领全球发展。

  “所谓枢纽,除了要让更多创新资源在这里汇聚,更重要的是,要让世界各地不同的文化、思想、创新制度在这里快速转化、提升,形成新的创新思想、新的科技发明。”暨南大学胡刚认为,从这个角度讲,多场高端国际会议在广州召开,对于广州打造创新枢纽将起到推动作用。

  那么,广州打造国际创新枢纽,将给珠三角带来什么?胡刚表示,广州在珠三角科技创新中,依然是起到引领性作用。因为,科技创新最基础的还是科学研究,而这方面,广州的优势在珠三角无可比拟。

  “深圳主要是集中在应用型科技。”胡刚认为,相比之下,广州科学研究包括人文科学、自然科学、应用科学多方面,基础性强、涉及面广,辐射带动能力也更强。

  对于近日国家发改委提出的2017年拟启动珠三角湾区等城市群规划编制,胡刚认为,这对珠三角是利好。“珠三角湾区把港澳放在一起做规划,可以加强11个城市之间互相协作,这对每个城市提升都是有很大帮助。”胡刚表示,到时,广州科研力量、香港金融、深圳的科技创新能力都能更好地优势互补,珠三角湾区将像美国旧金山湾区一样,成为科技创新的高地。

  华南城市研究会副会长孙不熟也表示,湾区强调的是高度的区域融合,将珠三角确定为湾区经济后,湾区内城市的行政边界会进一步模糊,形成一个密不可分且均衡发展的生态系统。

  “广深港是一个非常好的整体,深圳智能硬件的供应链很好;广州在文创方面不错,也有很多人才和公司;香港在医疗、科技方面的技术比较领先。三地融合在一起,创业生态就比较完整了。”英诺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李竹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案例

  珠三角城市间的“创新流动”

  最近,华南理工大学食品科学与工程学院的张学武教授很忙。作为博导,他不仅要专注于平时的教学,还不时要前往深圳时代(中国)有限公司的实验室,进行小球藻项目的研究。

  今年10月29日,华南理工大学与时代(中国)签订了战略性合作协议:时代(中国)聘请张学武担任时代(中国)多肽首席科学家和时代活性多肽研究所名誉所长,联合培养小球藻(绿藻)方面的博士生科研项目。而在早前,张学武的团队还将合作“触角”延伸至广州、中山等地名企。

  值得注意的是,华南理工大学还与全球顶尖食品科学家、国际食品科学院院士、美国康奈尔大学食品科学系教授刘瑞海教授设立合作实验室,形成了中美食品科学领域“最强大脑”共同对接珠三角“世界工厂”的新场景。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华南理工大学热能工程专业博士马军加入了美的公司,成为顺德乡镇企业中首位博士。3个月后,他设计出国内一流的高效节能空调器样机,给“美的”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订单突破1亿元。

  如今,华南理工大学迈出了更大的步伐。华南理工大学有关机构负责人表示,除了与美的,他们还与万家乐、康宝、科达等多家佛山企业建立了长期稳定的技术合作关系。

  知识和技术流动网络的形成,离不开交通网络的完善。“就目前来说,珠三角大部分高端创新人才都集中在广、深,而佛山、中山、东莞等地均有良好的制造业基础,通过轨道交通和合作机制,可以形成两地协同创新的链条。”暨南大学校长胡军表示。

  早在广州7号线将延伸至顺德的消息传出后,中科院广州分院、广州电子所、广州化学所等纷纷在顺德设立分支机构和实验室。入驻顺德以来,这些科研机构平均每年收集企业技术需求近50项,累计超过200项。其中成功对接项目约有80项,争取省、市、区、街道办立项的科技项目近70项,与企业达成技术服务50项。

  此外,深中通道的推进、港珠澳大桥的建成,高铁、城轨、地铁等便利交通方式的密度加大,正在让珠三角“一体化”的场景加速到来。而伴随着国际航运、航空枢纽水平的提升,全球科技、人才、资本、产业资源也将加速落子珠三角。

  过去,“星期六工程师”骑着单车支援珠三角“世界工厂”建设。未来,乘飞机而来的海内外博士们,将乘坐高铁城轨深入珠三角腹地。

  ■数读

  1—8月,广东发明专利申请受理量和授权量分别增长55.2%和44.0%,自主创新能力不断提升。制造业新产品生产增长快,1-9月,广东新能源汽车产量51187台,同比增长1.9倍,代表高端先进制造的工业机器人产量增长36.4%,光纤产量增长27.7%,智能电视产量增长24.7%。

  到2020年,珠三角全社会研发投入占GDP比重达到3%,每万人拥有发明专利25件以上,每万从业人员研发人员超150人,技术自给率超过75%,科技进步贡献率超过60%。

  到2020年,珠三角先进制造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重超过55%,现代服务业增加值占服务业增加值比重超过65%,高新技术产品产值占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比重超过50%,形成20—30个具有较强国际竞争力的创新型产业集群,高新技术企业数量超过14000家。

  到2020年,形成珠三角国家自创区“1 1 7”发展格局,各类创新要素高度集聚,创新资源开放共享程度明显提高,建成若干国际一流的大学和科研机构,新型研发机构达180家以上。

  到2020年,珠三角每年新登记注册市场主体数量达120万户,集聚吸引各类专业技术人员超600万,建成科技企业孵化器超600家,众创空间超260家,孵化场地面积达2000万平方米,在孵企业数量超4万家,基本建成国际一流的创新创业中心。

  广州拥有普通高等院校79所、省部级重点实验室233个,汇聚了广东全省70%以上的科技人员和95%的博士。

  广州大力培育高新企业,今年预计全市新增高新技术企业1200家,总数超过3000家。今年新增企业建设研发机构超过900家。

  在强大科研力量的支持下,广州的科技创新成果显著。今年1—8月份,广州发明专利授权量43483件,同比增长44.2%。

  从广州技术专利的流向看,广州已在发挥智慧中枢的作用,广州很多专利在珠三角生产一线开花结果。以华南理工大学为例,截至2015年年底,华工每年授权专利2000多项,十几年来一直位列全国高校前列,专利技术转让指标排名全国高校第一。

  广州是珠三角城市人才重要来源地。广东工业大学2015年毕业生就业质量年度报告也显示,2015年共有11684名学生毕业。其中,本科生10212名,研究生1113名。约有126名(占比11.29%)研究生选择了去佛山、东莞、中山等地就业。

  整理:陈景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