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资讯 社会 教育 娱乐 股市 房产 汽车 图片 旅游 金融 国际
您的位置:首页 >娱乐 >

深圳每天55件发明专利背后的创新裂变

2017-01-09 14:43:15 来源:

摘要:  来自HAX孵化器的国际创客们逮住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中)合影。右二为奥地利创客Julia。  主题报告  我一个只会写软件的书呆子

 

  来自HAX孵化器的国际创客们“逮”住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中)合影。右二为奥地利创客Julia。

  主题报告

  “我一个只会写软件的书呆子,都被感召去创业创新,这和整个深圳的环境是完全分不开的。”站在第二届中国深商大会论坛的讲台上,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发出这样的感慨。

  1984年,13岁的少年马化腾随父母来深圳,在家门口亲眼看到国贸大厦创造三天一层楼的“深圳速度”。

  今年9月5日,腾讯市值超过2万亿港元,一举超过中国移动,成为亚洲市值最高的公司。而腾讯所在的深圳,正上演着“新深圳速度”的传奇。数据显示,2015年,深圳国内发明专利授权16957件,平均1天就有46件。今年1至8月,这一数字再次刷新,深圳平均每天产生的国内发明专利授权超过55件。

  “新深圳速度”的背后,是深圳与东莞、惠州等珠三角城市合力形成的科技创新产业化链条,强大的制造能力和产业配套使得这里可以快速打通从实验室到创新产品的最后一公里,进一步提升创新效率,实现创新红利的迅速兑现。“经济要保持中高速增长,必须靠提高效率、靠创新,广东、深圳在创新方面的实践证明了这一点。”著名经济学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这样评价说。

  ●南方日报记者 朱紫强 苏梓威 马芳 郑佳欣

  科研端直入生产端

  打通创新技术产业化的最后一公里

  奥地利创客Julia Kaisinger对深圳“双创”环境赞不绝口。Julia Kai-singer因研发昆虫培养机经BBC纪录片《中国创造》报道名声大噪。她表示:“我经常和深圳初创公司创客吃饭,有些技术难题就是在餐桌上解决的。”Julia Kai-singer不忘“卖广告”,珠三角众多的工厂为国际创客提供了有力的硬件支持,这在欧洲基本不可能实现。

  “硅谷最擅长的一件事情就是冒险,快速行动。”南方日报记者在美国硅谷调研时,畅销书作者Jonathan Littman告诉我们,很多成功的高科技公司就是把好的创意、好的创新技术快速推向市场,在市场上获得足够的后劲,开发出更好的产品,从而打败竞争对手。而现在,快速行动的深圳效率,反而吸引了硅谷的创新者前来。国际创客手中流传着一张《创客地图》,地图上描绘中国深圳的华强北元器件种类繁多,是全亚洲数一数二的电子元器件集散地,创客们可以以相对低廉的价格买到绝大多数想要的东西,让创意最快变成现实产品。

  当VR、人工智能的产业新风口到来,Oculus联合创始人Jack McCauley等硅谷专家看好有着完整制造业产业链的珠三角。几年前,Jack McCauley就是凭着设计图纸在珠三角的工厂里造出了最初的Oculus VR设备。高通产品市场高级总监Mike Roberts告诉记者,硅谷有很多有想法的公司,但如果想把创意变成产品,一定要来深圳。

  广州亿航智能技术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首席营销官熊逸放告诉记者,同样生产一个无人机制造的模具,在欧美可能需要三个月,而在珠三角,只需要三天时间。

  从美国回深圳创业的云天励飞CEO陈宁感慨:“对于技术海归而言,珠三角完善的电子信息产业链对于技术的落地极为关键。”

  在深圳,大量的新型研发机构成为创新与产业之间的快速连接器。以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为例,该研究院打造应用研究—技术开发—产业化应用—企业孵化”的科技创新链条,为创客提供“从蝌蚪到青蛙”的一站式育成服务。

  “一棵树苗能否长成参天大树与时机等多种因素都有关系,我们的做法不是猛浇一两棵大树,而是打造一片土壤肥沃、雨量充足的森林。”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院长樊建平表示,在这片森林里,企业存活率、专利转化率和技术转化率分别是传统模式的三至四倍,创新效率总体提升30倍至60倍,失败率较低。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所副所张永伟表示,以深圳为代表的珠三角城市群通过从科研端直接切入生产端,缩短了科技进入产业的时间,增强了创新的频率。

  信息快速流动

  串联创新各环节从需求端介入源头创新

  各种创新要素汇聚,降低创新创业的成本,是新深圳速度背后的创新密码之一。

  “现在是信息化时代,是后工业化时代。过去生产要素的重新组合叫创新。今天是信息重组才有创新,不是单纯的生产要素的创新。”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如是论述。让创业者们津津乐道的是,深圳的知识和技术流动更快、更开放,进一步降低了创新的成本。这恰恰踩准了新一轮全球化趋势的鼓点。

  数据显示,深圳在4G技术、超材料、基因测序、新能源汽车、3D显示、无人机等领域创新能力跻身世界前沿。其中华为、中兴在第四代移动通信TD-LTE技术领域的基本专利占全球1/5,并率先在5G领域布局;光启拥有全球超材料领域86%以上的专利;华大基因的基因测序产出能力占全球50%以上;柔宇科技的柔性显示屏技术研发达到国际一流水平。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委员会委员樊纲如此点赞深圳:“深圳是目前中国大城市中唯一一个依靠知识产业、高新科技产业立足和发展的城市,始终处在知识创造和知识外溢、吸收世界各种新知识和新点子的前沿,这是深圳发展的一个重要趋势和潜力。”

  遍布深圳的孵化器、众创空间成为知识与信息快速流动的集散地。

  在柴火创客空间,尽管空间略显狭小,但不管是过道、大厅、咖啡馆以及周边小店,都充满了浓浓的极客风,有的创客在潜心研究,有的创客则正在一旁交流硬件技术。2011年,潘昊在深圳华侨城创立了柴火空间,取名寓意“众人拾柴火焰高”,他想为创新制作者提供一个自由开放的协作环境。据悉,从2015年初至今,柴火空间接待来访约90000人次,目前柴火空间有会员约4500人,共举办数百场工作坊与分享会。

  在深圳市科协前主席、深圳市太空科技南方研究院院长周路明发现“创新链的压缩现象”正在成为新的趋势——以前创新被分为不同的环节由不同的创新组织来承担,使得知识向需求端的传导变得非常困难且周期漫长,但现在一个创新组织就能囊括创新链的所有环节。

  今年3月,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建在公开演讲中表示:“我们左手挣了钱,右手就花在科研,也只有华大才干这种傻事,我们觉得好玩就干。”

  截至2016年5月,华大基因在深圳9年间已发表论文1412篇,平均约两天发表一篇论文,而且论文“含金量”较高,仅在《自然》(Nature)及子刊杂志就发表论文171篇,在《科学》(Science)发表29篇。

  2007年迁入深圳后,华大基因不再只局限于科学技术研究,在产业方面的布局也越来越快。以普通人接受程度较高的无创产前基因检测为例,从1997年科研人员发现孕妇怀孕时胎儿的DNA会进入孕妇的血浆里,再到市场化应用的速度非常之快。截至今年3月18日,华大基因已与合作医疗机构共同完成100万例无创产前基因检测,约半年后这个数字就增至150万例,增速惊人。

  “现在发达国家离需求端太远,不知道源头创新往哪走,而需求端恰恰可以介入源头创新。中国和欧美发达国家相比在需求端更有优势,需求的数量和质量更高,比如很多新的互联网、支付等应用是中国先推行的。”周路明说。

  全球创新布局

  跻身资源配置中心

  全球最北超百万人口城市——俄罗斯圣彼得堡,比亚迪纯电动大巴投入当地运营测试。

  “比亚迪的电动车已经遍布全球六大洲。如果企鹅也需要,比亚迪会马上进军南极。”比亚迪总裁王传福自豪地说。

  北极圈深圳元素背后,是以深圳为代表的珠三角企业融入全球知识与创新一体化的大布局。

  特拉维夫是以色列的经济中心。5月6日,深圳光启集团的全球创新共同体孵化器在这里成立,这是中国科技企业首次在以色列设立非财务投资目的的科技基金及孵化器。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原副校长董小麟认为,企业是市场最重要的行为主体,而全球化资源配置行为主体即是跨国公司。而深圳许多企业天生就具有“全球化”基因。

  2012年,29岁的斯坦福大学博士刘自鸿,离开纽约IBM全球研发中心后,在中国深圳、美国硅谷及中国香港同步创立柔宇科技。如今,柔宇新型产品和技术已销售至全球15个国家和地区,估值已超过30亿美元,成为全球成长最快、不足三年跻身独角兽企业俱乐部的公司之一。

  与此同时,深圳企业对外投资不断向价值链高端延伸,研发机构成为对外投资的新热点。

  截至2015年底,深圳设立境外企业和机构达数千家,分布在全球120多个国家和地区,华为、比亚迪、华大基因等企业在全球各地设立研发中心。

  商务部研究员王志乐分析,深圳是国内开放程度最高的城市,不同地域、不同背景、敢闯敢试的人聚集一起,碰撞出创新火花。以深圳为代表的珠三角世界级城市群,正加快进入全球创新资源配置中心的新角色。

  德国巴伐利亚州经济促进局投资服务负责人Svetlana Huber告诉记者,华为研发中心正在慕尼黑测试5G通信技术,5G测试需要大量的信息来源和高科技人才,华为和这里的研究机构和企业合作,以增强技术力量和优化数据环境。

  位于坪山新区的腾势电动车工厂,拥有130年先进经验的德国戴姆勒集团与比亚迪在这里联手打造中国最好的电动汽车。“为了电动车技术,奔驰造车经验向比亚迪开放。”比亚迪汽车销售公司副总经理张卓说。

  “只有真正创新的产品才能走出去。”王传福说,代工时代的比亚迪只能跟着国际厂商出去,而现在“走出去”的是创新产品,“比亚迪是以技术赢得了奔驰的尊重。”

  伴随一大批跨国高新技术企业“引进来”“走出去”,以深圳为代表的珠三角世界级城市群逐渐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资源配置中心。而创新资源配置能力增强,必将拉近深圳与硅谷的现实差距。

  ■专家访谈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袁钢明:深企“全球借脑”打通获得前沿技术信息通道

  深圳因开放赢得的发展机遇,正迸发出全球瞩目的创新力量,“新深圳速度”背后有何秘密武器?南方日报记者专访了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袁钢明,剖析“新深圳速度”背后的神秘力量。

  南方日报:全球500强科技巨头、诺贝尔奖得主、万亿创投资本、超3万家高新企业,您认为深圳得以吸引这些创新资源的原因是什么?

  袁钢明:珠三角雄厚零配件产业基础,是各种创新要素汇聚深圳的前提。作为中国改革开放先行地,深圳已经形成一个良好的创新创业发展环境。这不仅仅是提高审批速度,而是和你打交道的所有人,都在热情赞赏你。深圳已经形成一个热爱创新、崇尚创新的氛围。对于有抱负敢于创新的年轻人,是特别好的天地。深圳这种氛围,会让人产生很愉悦的心情,更不要说高级的创业者。国外的科技巨头、资本、人才,更看重中国创新最前沿的城市这种劲头,这种氛围甚至超过了硅谷。

  南方日报:深圳诞生许多全球知名企业,作为曾经“世界工厂”的一部分,深圳为何能够脱颖而出,成为创新之城?

  袁钢明:深圳这种模式,显然和其他特区、珠三角城市不一样。很多人认为深圳毗邻香港,是一个因素,但我认为这不是主要原因。深圳从一开始,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试验田。深圳是以改革打破旧规则、旧格局,释放人们的活力和潜力,推动整座城市朝着创新型发展走,这是深圳最成功的经验。

  南方日报:深圳目前已经有超3万家高新技术企业。深圳金融对科技创新的支持有何亮点?

  袁钢明:我们都知道,技术创新非常渴望资本。但是反过来,资本也非常渴望寻求产业和技术。深圳已有3万多家高新技术企业。创投的原理就是广种薄收,那些敢冒险的资本,自然会到深圳这个地方。因为,这是最划算,也是最合理的地方。但目前中国创投还存在一个问题,创投项目的金额都比美国大。并且,中国创投还是想找站住脚跟的项目,覆盖面就很小。

  南方日报:深圳涌现出一大批跨国科技公司。并成为深圳进行全球资源配置的重要力量。深圳企业“走出去”有何不同?

  袁钢明:高科技企业,只能在开放的环境获得发展。现在中国公司对外投资,不仅仅是去获取资源,获取市场,更重要是获取技术。华为很多对外投资都在发达国家地区,并在投资国建立研发机构,使用当地人员科研专家直接和世界最先进的人融为一体。这与此前“走出去”模式是一个升级。通过获得国外的先进技术、聘请科学家,可获得更多创新资源,打通获得前沿技术信息通道,这是创新企业最占便宜的事情。

  南方日报:以10年为期,深圳如何赶超硅谷?

  袁钢明:美国明尼苏达州有很多技术先进的企业,我去走访发现,当地并没有太多科研院校,技术是在上世纪50年代军工业基础上慢慢积累发展起来。深圳靠近市场,以市场需求为土壤的创新,基础更加坚实,可获得启发因素更多,常年积累就会发挥无可比拟优势。以市场需求为导向的创新,是深圳赶超硅谷的底气。

  ■案例

  华傲数据创业5年成大数据领军企业

  12月7日,深圳市华傲数据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华傲数据”),承办了深圳首届中欧大数据金融论坛现场,来自英国的牛津大学、剑桥大学、南安普顿大学、德国柏林洪堡大学、北京大学等多位专家齐聚一堂,探讨大数据在金融领域运用发展前景。

  2011年,华傲数据CEO贾西贝和他的团队从英国回中国,带着玩转大数据梦想扎根深圳。5年时间,其国内发明申请达到116项,实用新型申请30项,并完成51件PCT专利申请,成为大数据城市领域的领军企业。

  《哈佛商业评论》一篇题为“谁来引领中国大数据的发展”的研究报告,中国有3家上榜,分别为百度、腾讯和华傲数据。

  广深引领、珠三角集聚、粤东西北紧随,是广东大数据发展态势。珠三角地区,已成国内大数据产业最具创新活力的区域之一。

  2008年,北京政府部门有意引进他们,把研发总部放在北京,似乎也是顺理成章。

  “深圳的政府部门联系了我们,说如果申请到这个团队,省里面最高资助8000万元,深圳还会给配套”。贾西贝讲述。

  得益于珠三角开放的“双创”环境,不少优秀的人才、企业和资本“南飞”,从这里走出去的创新企业越来越多。2011年,华傲数据团队南下深圳。

  贾西贝表示,深圳像一块磁铁吸引了他,广东的创新氛围很浓,深圳的政府领导、企业家也非常重视,“广东省创新科研团队的资助不是量身定制的,只要有本事就可以拿到”。

  据了解,珠江三角洲国家大数据综合试验区已作为全国首批确定的跨区域类综合试验区正式获批,广东也将打造成为全国数据应用先导区、大数据创业创新集聚区和数据产业发展高地。

  深圳自然不会落下。腾讯、光启等深圳本土企业已经收集并存储大量的用户或产业数据,以数据清理为核心的华傲数据,在大数据领域快速成长。

  从英国回到中国,从北京到广东,华傲数据依托珠三角众多数据生产者和消费者,通过5年筚路蓝缕成为中国大数据产业技术的佼佼者。如今,华傲数据在数据质量、管理、分析、服务及运营四大领域构建了严密的理论体系,为政府、金融、互联网等行业提供大数据技术与应用领域的解决方案。

  如今,华傲数据的大数据产品及解决方案已经走出深圳,在贵阳、沈阳、三亚、盐城等城市多点开花,并筹划在英国设立子公司,对接国际交流合作事宜,雄心勃勃准备进军全球大数据市场。

  ■数读

  55件

  2015年,深圳国内发明专利授权16957件,平均1天就有46件,被外界称为“新深圳速度”。今年前8个月,这一数字再次刷新,平均1天国内发明专利授权超过55件。

  10年

  “新深圳速度”引发经济学家张五常注意并乐观预言:10年后深圳就会超越硅谷。

  2.3万亿元

  一组数据更能显示全球化战略带来的创新活力。2011年—2015年,深圳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总规模由8750亿元增加到2.3万亿元,占GDP比重由28.2%提高到40%。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新增4170家,增长了3倍多,2015年底累计达到5524家,约占全省50%。超2500家

  支持专利申请量高速增长深圳企业活跃的创新行为。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透露,今年全市预计新增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2500多家,全市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数预计突破8000家。全国第三

  截至目前,深圳的创投机构数量已经超过5万家,管理规模近万亿元,稳居全国第三位。深圳创投的数字、各项业务的交易量,在广东省占80%以上。2015年,中国本土的VC、PE机构50强里,深圳有24家机构入围。30万套

  今年3月,深圳重磅出台《关于促进人才优先发展的若干措施》,一次性提出20个方面81条178个政策点,广纳天下英才。今年1—9月,深圳供应人才住房2.2万余套,惠及普通人才及家庭成员6.8万余人。7月,深圳印发《关于完善人才住房制度的若干措施》,“十三五”期间筹建人才住房不少于30万套。

  1万件

  近年来,深圳市新材料产业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据统计,深圳新材料产业规模已由2010年的590亿元增至2015年的1500亿元。目前深圳新材料领域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超400家,新材料领域申报相关专利超过1万余件,编制或参与制定标准400多项。

  86%

  在深圳一众创新企业中,光启尤为突出。据光启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光启的专利申请总量超过3800件,其中,在全球超材料领域,申请量占该行业86%。

  1412篇

  华大基因也十分亮眼,其通过从科研端直接切入市场端,缩短产业化时间,增强创新频率。截至2016年5月,华大基因9年间发表论文1412篇,平均约两天发表一篇论文,仅在《自然》(Nature)及子刊杂志就发表论文171篇,在《科学》(Science)发表29篇。